45号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019|回复: 0

秦家寨:一座“皇城”的前世今生

[复制链接]

2067

主题

2451

帖子

3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31563
发表于 2018-4-2 14:58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中秋 于 2018-4-2 15:00 编辑

        知道秦家寨是一座“皇城”的人,恐怕仅有原合朋溪片区的二镇一乡,除此之外,很少有人听说过秦家寨。远的不说,我们思南本县人除文史爱好者外,没有几人知道有个秦家寨的。县外稍远的地方,或许仅有贵州史学界的几个学者知道她。我属于第二种,身为思南人,在了解思南历史的过程中,知道思南有个秦家寨,仅仅是知道而已……

(合朋溪镇 秦家寨村↓↓)
20180402_145743_044.jpg

        秦家寨是一个村,合朋溪是一个镇,但在史书里,秦家寨的名声比合朋溪镇更响亮,即便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,秦家寨仅是合朋溪所管辖下的村庄。

         我原本和大多数思南人一样,也没注意秦家寨的。缘于中国正在开展一场脱贫攻坚战,使我和许多像我一样的书生变成了脱贫攻坚一线的战士,2016年我被派遣到合朋溪镇荞子溪村任第一书记,在脱贫攻坚中,知道合朋溪镇有个秦家寨村,但我脑海里始终没有将这个秦家寨与历史上的秦家寨等同起来,以为只是名字的巧合而也。在合朋溪待了2年,2017年底,镇里搞脱贫攻坚交叉检查,我被派往秦家寨村,这才知道,这个秦家寨就是历史上曾让大半个贵州风起云涌、闻风丧胆的秦家寨。


20180402_145743_045.jpg
(贵州思南乌江喀斯特国家地质公园--长坝石林)

       秦家寨其实不远,就在合朋溪去长坝镇的路边,距合朋溪镇政府3公里。如果你不晓得长坝镇,你应该晓得贵州有个4A级景区叫“思南石林”,对的,这个石林就在长坝镇政府所在地,换言之,秦家寨就是思南石林的邻居。该路是省道,出了合朋街道,你稍微注意一下公路边蓝底白字的路牌,开车几分钟就会看到大大的“秦家寨村”路牌,从这个路牌右转就进入秦家寨村的核心区了。

        进秦家寨的路是水泥路,不算宽,没有修寨门,不够阔气,委屈了“皇城”的名声。左边顺公路是一排民房,显得比较阔绰,砖混结构的,三层,远远超过一般家庭的使用标准,建筑面积在300多平方,贴着华丽的磁砖,顺眼一望,公路边的房子全都是这个款式,就凭这气场,小富的家底已经无法掩藏了,根本不像“贫困村”的样子。路右边是秦家寨小学,朗朗书声让任何一位路过者都会怀想自己的童年。

       溜达进去,里面豁然开朗,扑面而来的是一座睡狮一样的山包,砖房、木房点缀狮山腰身以下,睡狮身下是千亩坝子,坝子中央一个大广场,和足球场一般大,广场边有休闲长廊。广场上打球的、练车的、捉迷藏的各得其乐,广场边顺坡有几栋木屋,院子里有老翁抽旱烟,老太婆晒着太阳,花俏的媳妇在凉晒着多彩的衣裳。

        这个村庄巅覆我对农村和农民的印象,房屋大而漂亮,土洋结合,像一个刚学会化妆待嫁少女。砖房装着落地玻璃,像高档酒店,洋气的罗马桩、祥云配饰比比皆是。木房雕花彩画,端庄秀丽。让人更惊奇的是这里的女人,居然贴着面膜出来晒太阳,惊吓了我的小心肝,让人感叹!美女面膜来遮面,只露两眼来放电。对面碰见隔远点,当心丟魂又丢命。初来乍到,不知深浅,不敢对着女人多看了,对面有男人来了,走路有些飘摇,空气里漂浮着他含混不清的话语和浓烈的酒气。当然,中国的村庄都一样,村寨里没个酒鬼就不热闹,即便这里已经是比较热闹的村庄了。见我们提着公文包,那个酒鬼主动凑上来。村民说,别听他胡说八道,年纪轻轻的,好吃懒做,整天醉熏熏的,坐在门口晒太阳,等着干部送小康,说的就是这种人……

        凡有人来访,秦家寨人会自豪地说起他们的三宝,神秘的“皇城”、惊险的舞狮、有机贡茶,他们希望搭上4A级景区思南石林的东风,将秦家寨打造成乡村旅游目的地。


640.webp.jpg

640.webp (1).jpg

640.webp (2).jpg

       能将“皇城”历史说得头头是道的人很多,见我对秦家寨的历史感兴趣,他们马上喊来了一位地地道道的村史专家秦扬书。秦扬书是村民组长,50多岁,瘦筋筋的,一米六几的个子,眼睛小而有神,嘴唇薄,农村俗话,嘴唇薄的人能讲会说。他来后,自告奋勇带领我们登上睡狮山、点将台、练兵场、皇宫、卡门、万人坑,生怕讲漏任何一个地方,任何一个故事。他说,他和黑胡子是一房的,系第五代孙,只有他能讲清楚黑胡子的内幕,那些东西网上和书上都没有。

        秦家寨是因为黑胡子而出名的,黑胡子又是因白胡子而出名的。黑胡子叫秦魁榜,白胡子叫刘仪顺,都生得壮实,一米八的个子,胡子二尺长,齐肚脐。

        若按今天的潮流来说,黑胡子和白胡子是个可以靠脸吃饭的大帅哥,是富婆愿意贴钱、争相包养的小白脸。可是,他们生错了年代,没有人愿意白养他们,他们拚尽全力给地主干活,也仅仅只能混个温饱,近30岁了还娶不起媳妇。一个偶然事件,使两个失意的愤青碰在一起,将清朝贵州搅得地动山摇。

        咸丰七年((1857)初,白胡子刘仪顺在四川涪州组织数千农民起义反清失败,化装逃到贵州传教。那时的黑胡子秦魁榜还在家给地主当帮工,听到四川农民起义后,决定去参加起义军混口饭吃。赴川途中,黑胡子在道真县境皂白渡一餐馆巧遇潜逃贵州的刘仪顺,俩人胡子一样长、个子一样高、身材一样威武,因好奇相互打招呼而结识,被刘仪顺收为徒弟。历史上起事造反,总要跟宗教神鬼牵扯点关系,才更有利于“事业”做大,于是,俩人相约到思南传“灯花教”,广收教徒,为再次组织农民起义奠定基础。咸丰七年(1857年)腊月初四日,刘仪顺秦魁榜率领农民三千余人,头包白布称“白号军”,在鹦鹉溪汪家寨宣布起义,初五,白号军攻占思南府城,知府福奎投河而死。1859年四月,白号军在岑头盖造宫殿,设官署,举朱明月为秦王(又称嗣统真主),铸印、铸钱,继“江汉”年号,发布“誊黄”、“布告”,刘仪顺任右丞相,秦魁榜左丞相。到同治二年(1863),白号军势力遍及黔东北,为了指挥方便,号军将“皇城”迁到了秦魁榜的老家——秦家寨。秦家寨一步登天,开启“繁荣”模式。


640.webp (3).jpg

        秦扬书说,号军不施人道,施行神道,政教合一,注定要失败。号军规定,将士不能成立家庭,已有家庭的夫妻不准同房,男女老幼分别设馆分居,男子随营,妇女则编入女馆,平时不得相见,犯了就杀头。说完,他指了指万人坑,这个消坑就是当时那些夫妻悄悄同居被抓后斩首丢的。秦魁榜不人道,亲侄儿两口子私会一下,被秦魁榜杀了。侄儿的兄弟寻机报仇,终于在1868年冬季某天,悄悄一把火烧了“皇宫”。大火起时,宫廷内外都逃命,光踩死的人都有四五千人。清军借机冲杀进来,号军弃营而逃。就这样,秦家寨5年皇城终结了。民间传说,黑胡子是用40顶轿子抬到成都去的。

站在睡狮山上,秦扬书说,这里的风水就是四头狮子,前面两座山是醒狮,脚下的山包是睡狮,是狮王,背后的山是下山狮,屁股高抬,随时会扑下来。

        顺眼望去,确实山形神似,尤其是后山那个下山狮子,让人感觉背后冷风扬扬。

        秦扬书说,现在的秦家寨比旧社会的“皇城”安逸,生活自由、安定、富足,不让夫妻同房的“皇城”宁可不要。你看,前面这条大道漂亮不?这龙脉、这风水,人人看了都说好。但是,再好也要抓住机遇,如果没有脱贫攻坚,我们村发展到现在这个规模,恐怕我在生之年看不到了。但是有些群众就是意识不到这点,比如这条大道,当时差点没修成,我不服这口气,硬是在最后2小时做通了群众工作,拿到交通局的项目,你看看,现在这路硬化出来,是不是条康庄大道?

        这条大道,是从狮山脚下直抵寨子的公路,经过坝上的好田好土,几家农户舍不得,交通局工程队准备撤离之际,被他做通了工作。秦扬书为军功章里有他的汗水而自豪!

       他说在过去,这里是古战场啊!几多旌旗飘扬,弯刀牛角逞豪强。今天,日子好过了,不能画地为牢,占山为王,我们得抓住脱贫攻坚机遇,舍得房前屋后、田边土角搞建设。你看,才三年功夫,前面山上建了亭子、石梯,这边环山路、自来水,下面广场,还有家家户户的房屋都装扮得漂漂亮亮,就是以前的“皇城”也没有今天的味道。


        旧皇城早已淹没进历史,只剩几段残破的石墙。但皇城百姓的宠物却被保留传承下来,成为今天丰富群众生活的重头戏,它就是魁榜狮子灯。


20180402_145743_046.jpg



       当年,为了给皇城增添喜庆氛围,也为了锻炼士兵胆量和力量,黑胡子秦魁榜独创了爬龙台的狮子灯。龙台由13张桌子单张叠加而成,桌脚与桌面接触的地方用火纸作垫,最顶的桌子四脚朝天,桌子脚上放着赏钱。锣鼓声中,由士兵装扮的大头罗汉、孙悟空、猪八戒等逗着士兵扛着的狮子道具前行,灯头则现编现唱吉利贺喜的福式:“狮子还没来,主人巧安排;狮子刚刚到,主家放火炮;火炮放得多,十个儿子九登科。”众人附和一声“九登科啊”,声响云宵,诸如此类,依景换词。狮子则配合作出磕头、作揖、打滚、立身、扭腰等动作,尽相讨好卖乖、调皮捣蛋,引人发笑。在大头罗汉的诱导中,狮子跟着罗汉爬上龙台,一边爬一边秀出各种动作,爬上顶之后,收取放在桌脚的赏钱,还要在四只桌脚上玩倒立、大鹏展翅、金鸡独立等动作,在此过程中,龙台摇摇欲坠,观众无不胆战心惊。

       就是这个狮子灯,2011年9月获得过在贵阳举办的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表演类银奖。如今在秦家寨,不玩狮子莫要称好汉!爬上龙台才称英雄!

在全国狠抓校园安全,一些学校连体育课都不敢上的大背景下,秦家寨小学来了一位睿智的校长满银贵,他五十出头,本镇鱼塘村人,他完全可以四平八稳干到退休,但他却抓起了特色教育,将狮子灯引进校园,让三年级至六年级的学生学习狮子灯,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担当精神啊,如今,秦家寨小学的少年醒狮队已经享誉全省,队员们成了学生崇拜的偶像,他们不愧是英雄少年。

        所以,只要你愿意到秦家寨来走走,或许一场舞狮就会不期而遇,饱你眼福。

        如果听皇城历史、观古寨新貌、看魁榜醒狮算是精神层面的收获,那么品秦家寨贡茶就可算成物质上的享受,若是有人愿意卖几斤贡茶给你,你也就过了一把土皇帝的瘾。

         为了满足皇城用茶,当年秦家寨人在对面的山岭上种了200多亩茶园,后来这些茶园被分配给各家各户。在国家产业扶贫的大背景下,秦家寨组建了专业合作社,统一管理茶园,并将茶园联片种植,一口气发展到500多亩,整座茶山像一个巨大的绿色的绣球,引导着四只狮子前行。

        秦家寨村第一书记杨吕总结,秦家寨有四多:一是姓秦的人多,整村都是;二是有钱的人多,大大小小的老板100多个;三是勤快的人更多,大家都争发展,不懒;四是挣钱不嫌多,只要是挣钱的活从不挑挑捡捡,挣多挣少都干,比耍起强。举个例子,秦德勇只有小学文化,读书只读到《乌鸦喝水》,用手机只晓得存号码,却存不起名字,但他却知道哪个号码是谁的。就这么一个人,每年承包各种建筑工程500万元左右,他算帐不用纸和笔,也不用计算器,就凭心算,他能算出工程量和造价,而且每个人的工资都不会出错,别人玩不到他的马虎。在秦家寨,他虽算个小老板,但吃穿不愁,家人完全可以不去干活了。但他父母亲、妻子依然带头出去干活挣钱,去茶园务工。拿他们的话说,找点就得点。秦家寨就靠这股劲,借政策东风实现了大变样。去秦家寨玩,喝茶吃饭间,你能感受他们的幸福和自豪!

        杨吕总是怂勇我去村里感受一下,我决定来一次暗访,没想到这一访,竟有更加惊喜的发现。

        那日去秦家寨时,路过校门,见校长正在国旗下给学生训话,文采飞扬,听得我驻足,等他放学,冒昧拜访。老师们说,满校长满腹经纶,写的稿子可以成书了,就是太谦虚了,从不展示。经老师们这么一说,我便求他展示美文,以文会友。他见我也是文学爱好者,态度真诚,这才拉开抽屉,拿出厚厚一本文稿,我一品味就爱不释手,以我执编《乌江文学》多年的用稿标准,他的稿件全部能用。我力劝他集册成书,以示后人。但满银贵校长一生淡泊名利,写诗文自赏,曲高和寡,从不投稿发表,甚是低调。

        作为客人到秦家寨,若能遇人讲皇城旧事,此一幸矣;若遇舞狮爬龙台,此为二幸矣;若再与小学满银贵校长泡茶品灯、谈诗说文,此为三生之幸矣!(田儒军)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|上传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