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号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33|回复: 0

[心灵交流] 困难,只是一个玩笑

[复制链接]

1599

主题

1870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5170
发表于 2017-4-26 15:02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堂伯是个聋哑人,在兄弟中排行老三,村里名号“聋子”,父母早亡,没上过一天学。堂婶长在苦命人家,自小左腿就瘸,走路需要拄根棍子,17岁那年她父母双亡,留下两个12岁和10岁的弟弟,以及两个8岁和6岁的妹妹。年幼尚不懂事的弟弟妹妹们,在堂婶的舅舅和叔叔的关照下,大弟弟带着小弟弟小妹妹们,吃百家饭穿百家衣,艰难困苦中点滴成人。
    那一年堂婶嫁给了我堂伯,一个聋哑和瘸腿组成的残疾人家庭,开始了艰难却又自强不息的生活。
    堂伯虽然聋哑,没有文化,但脑子聪明,做事勤快,做起事来肯费力。最开始那段时间,堂婶领悟不到堂伯的意思,堂伯累了苦了就忍不住“啊啊”大叫,有时忍不住就砸东西甚至动手,那时堂嫂就默默地流眼泪,但一看到人就赶紧转身抹了。
    堂伯和堂婶先后有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,那时农村普遍穷困,堂婶家没有了父母的照顾,生小孩坐月子想都不敢想,上午生了,下午就剁猪草喂猪,前几个月都是咸菜加菜汤和稀饭过来,吃个家常豆腐就是大餐。由于堂伯要干农活,堂婶有时抱小孩,走路两腿失去平衡,经常摔倒在地,大的小的哭成一堆,被好心的左右邻居扶起。
    上世纪80年代初,好的农村人家一天能吃三顿,而堂伯家吃饭一般是一天两顿。小时候,我忍不住问堂婶,你们家的米饭怎么那么大粒,就像花生米一样。堂婶告诉我,那是用冷饭发泡     后,再和大米一起煮,半杯米就有了一大锅,家里一人可以吃几碗,这样就吃得饱了。
    80年代农村的主业是种田,收割稻谷用的是木制人力打禾机,一个两百斤左右的半机械组合,一般需要两个劳动力抬。农忙的时候,堂婶的弟弟就从十里之外赶来帮忙抬机子,堂婶则拿个凳子坐在田里,带着小孩们在田里排开,每每等到月亮高挂,堂婶才带着小孩们回家。有时她弟弟家的稻谷没收完,堂伯就一个人分两次背。后来堂姐长到十来岁,就和堂伯两个人抬,小小的个子承受不了,父女俩抬的打禾机子总是在路上歪来歪去,一大一小的泥巴脚印延伸远方,就像在写一首远行的诗。
    欠缴学费在农村比较普遍,经常很多家庭要卖完猪或者卖完谷后去学校给娃儿补缴学费。堂婶最早拦住了上学的堂姐,看着别的小朋友高高兴兴上学去,堂姐拿着洗得干干净净的书包哭得一塌糊涂,那几天堂姐是大声哭,堂婶是偷偷地哭。没过几年便轮到堂妹,最后便是小小的堂弟也哭了。由于贫困,堂姐、堂妹和堂弟都没有读完小学,早早辍了学,在家帮父母干农活,所幸小孩们都很懂事感恩。
    光阴似箭,堂姐长得婷婷玉立,17岁那年前来说媒的人陆陆续续。有天听到堂婶在家里嚎啕大哭,堂伯一个劲儿“啊啊”,村里人从来没见他们这么伤心过。打听后知道,有人把堂姐硬生生从家里抢走了,堂婶追不上伤心不已。当时我们几个小伙伴急得就追上去,发誓要把坏人抓回来,但是几个屁小孩追了一阵,连个人影都没     有看到。
    后来听大人讲才知道,抢人的是素未谋面的亲戚,堂伯亲姐姐家的儿子,经过家族一位长辈的同意,把堂姐许配给了一个大她八岁的亲表哥,眼睛有点斜视的男人。连个相亲的程序都没有,不花一分彩礼,这位曾经素未蒙面的表兄便成了堂姐夫。听人说,那一天堂姐在他肩上,挣扎着泪水洒了一路,一直哭了十里地……再后来堂伯的子女陆续成家。大女儿生了两个小子和一个千金,堂姐夫对堂姐不太好,日子过得一般;二女儿白手起家,从农村搬到市区做玩具批发代理生意,已买房买车;小儿子在家里做一个手艺工人,专门刷墙漆,养育小孩,并修起了二层楼房。
    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。回想起来,堂伯和堂婶很少在孩子面前埋怨命运不公,更没有对生活绝望,他们用自己的一言一行,教育小孩们豁达乐观,积极作为,在困难绝境面前永不低头,勇敢前行。
    堂婶的小孩们虽然辍学早,但在社会大学探索的脚步从未停却,他们用自身的努力披荆斩棘,追逐幸福梦想。
    此后多年,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难的时候,看到周围很多人在困境中失去斗志的时候,想起堂伯和堂婶,我觉得所谓的困难对很多人来说不过是一个玩笑,只要肯努力认真,生活就会对我们露出笑脸。(铜仁日报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|上传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