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号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39|回复: 0

[情感话题] 遇见爱情遇见诗

[复制链接]

1599

主题

1870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5170
发表于 2017-1-10 15:1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一棵开花的树。
  19岁那年春天,校园里的白玉兰开了,迎春花开了,榆叶梅开了,一派姹紫嫣红。那个周末,礼堂里举办迎春诗会,慕云在台上朗声慢读:“如何让你遇见我,在我最美丽的时刻,为这,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,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。”我的心忽然就长出一棵树来,噼噼啪啪开满花朵,芬芳四溢,再也关不住了。
  慕云是大二学长,酷爱写诗,上中学时就在多家报刊杂志发表诗作,颇有才气,入学后很快组建了校园诗社。一个俊朗清秀的才子,外加浪漫诗意的文字,自是吸引无数女粉追随,女生一多,男生自然也多了。一时间,诗社成了校园最火的社团。
  我本不爱诗,对于诗也不过停留在七言、绝句的层次,总觉得那样的句子,读起来实在没有金庸和古龙的故事快意回肠。我也不了解慕云,倒是宿舍里那些姐妹,着了他的魔,嘴角、眼尾都是迷醉。
  直到那个周末,一切成了转折。我不过是为阿彩去占个座,她迟迟未来,慕云却来了,站在台上,风流倜傥。他穿白色衬衫,卡其色长裤,眼眸轻柔如水,声音舒缓动听。只是一瞬间,我和周围那些痴痴的女同学一样,跌入了慕云的漩涡,无法自拔。
  一棵开花的树,过去矫情的句子,忽然如此深谙我的心。

    不过是初相遇
  我开始着长裙,梳麻花辫,夹一本诗集,挤在阿彩她们的圈子里,时刻准备赶往诗社的路上。我喜欢慕云点我的名字:李琳琅,他不抬头,我也对着他笑。
  慕云喜欢晨跑,沿着校园西区的湖,我便戒了懒觉,在那群晨跑队伍里凑热闹。慕云喜欢在回廊看书,我便坐在另一端,倚廊偷望,手里的金庸成了幌子。慕云去或不去诗社,我定是要去的,跟着大家读《雨巷》,心里浮起丁香般的惆怅。  
    那天,从诗社出来,天阴沉着,大家都急急跑走了。我站在檐下,倒是渴望一场雨。雨竟真的来了。我索性走进雨中,细细的雨丝滴在手心,钻进脖颈,清凉激爽,让人一振。忽然,有人喊我的名字,“李琳琅”,太过熟悉的声音。我一转身,慕云奇怪地看着我:“你喜欢淋雨?”我乐了:“你不觉得这雨很有诗意么?”他哗一下就笑了:“诗意?你进诗社这么久,都没见你写过诗啊?”原来慕云真的注意过我,而我竟如此丢人。
  我一时无措,窘在那里。雨忽然大了,慕云拉起我的手,向前面的回廊跑去。我的心扑通扑通跳得极快,脸上即便落了雨,也感觉十分滚烫。跑进回廊,慕云自然地松开手,一脸歉意:“我不是怪你,而是觉得既然加入诗社,就应好好写诗。我相信你一定能写出好诗来。”我看着他,想起那句诗,“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,却又觉得芳草鲜美、落英缤纷,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”。我想,我也要写出这样的句子,有一天,读给慕云听。

    谁知莲的心事
  我决定好好写诗。那段时间还真是疯狂,图书馆的诗集抱回十几本,什么舒婷、海子、顾城的诗抄了一大叠。徐志摩都快被我附体了。看见花,我想起一低头的温柔;望见云,我学着挥挥衣袖;站在回廊下,我好像走上了康桥。
  沉浸在爱情里的我,那些忧伤、爱恋、渴望、牵念,忽然化成了一首首浸满相思的情诗,汩汩而出。
  “我站在窗前许愿,请让我看见你吧,看见你像星星一样含情的眼睛;我站在花前许愿,请让我闻到你吧,嗅到你如花儿一样芬芳的香气。”“春风,吹醒了爱情,思念破土而出;阳光照亮了思念,爱情恣意疯长。”
  我却没有勇气将这些诗当面交给慕云。
  校园的论坛上,慕云负责一个写诗版块,我注册了“莲的心事”这个名字,陆续贴诗。小诗或许牵动了诸多同学的心事,跟帖回帖很是热闹。慕云是版主,自然更加关注。他在帖后回复:“同学是不是诗社成员?可否告知名字?小诗很有灵气,希望当面切磋。”我回他:“等到夏荷盛开,我入社切磋。”
  校园湖心夏荷未开,慕云的爱情绚烂绽放。诗社里新来的女孩叫碧潭,人和名一样美丽纯净。后来,慕云整天牵着碧潭在校园里游荡,晨跑、暮读、吟诗、共餐,甚至在回廊的那端,慕云偷偷吻了碧潭的脸颊。
  我的心生生的痛,全部写在诗里:为何,忧伤在回忆中延长;今日,延长是相思的模样。慕云在后面跟帖点赞附上一个笑脸,我回复他一行又一行大哭的表情。我的爱情还没开始就已失恋。
  
    那无怨的青春
  没能守住和慕云夏荷盛开的约定,我依然可以和他在诗社切磋。他谈他的恋爱,我喜欢我喜欢的人。
  在慕云的鼓励下,我的小诗不断在一些报刊杂志上发表。同时也结识了许多天南海北的文友。诗社之外,我陆续加入文友推荐的圈子,文学打开了另一扇让人心动的门。
  诗歌之余,我也写散文,写小说,无处宣泄的情感统统付诸笔端,竟一发不可收拾,不仅多处发表,而且还得了几个小奖。慕云常常看着我说:“我真是没看错,你果然写得好,很有灵气。”
  诗社举办秋季诗会,我主动要求和慕云对诵,依旧选了席慕蓉的《一棵开花的树》,我看着他的眼睛说:“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,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,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。”慕云也看着我,眼里不知是不是有了情意。
  大学四年,我坚持写作,居然出了一本书。慕云和碧潭只看了一年夏荷就分了手,他一毕业就去支教作了语文教师。慕云临走前一晚,约了几个诗社好友小聚。我们喝了酒,他举着杯对我说:“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,我已亭亭,不忧,也不惧。李琳琅,再见了。”我心里一痛,他读的是《莲的心事》。
  听朋友说,慕云支教结束后去了北京,做了杂志编辑,也做了丈夫和父亲。
  和慕云再见已是十年后的春天。在一次采风活动中,慕云穿过人群挤到我面前,我们就像从未分别的老友,相视一笑,回忆仿佛就在昨天。晚会表演节目时,慕云要求我和他对诵,这次,他选了席慕蓉的《无怨的青春》。我读:“在年青的时候,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,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她,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。”他看着我,认真读到:“若不得不分离,也要好好地说一声再见,也要在心里存著感谢,感谢她给了你一份记忆。”其实,应该我对他说谢谢,感谢他让我遇见爱情遇见诗。
     晓梦/文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|上传

本版积分规则